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关于机场 > 形象展示 > 正文

放飞梦想 服务家乡

时间:2017-06-06 10:00:07 浏览:

微信图片_20170606102014.jpg

空中交通管制员,一份怎样的职业?90后青年周驰骋说:严谨、重要。

在武当山机场工作,是怎样的心情?周驰骋说:骄傲、亲切。

2014年毕业于民航飞行学院,进入襄阳机场工作;2015年到武当山机场参与前期建设;2016年参与通航的特殊时刻成为机场一员。周驰骋见证了机场的建设、通航、发展,他说,他会尽力做好工作,更好服务家乡。

“十堰能有自己的机场,我特别骄傲。”想起2016年2月5日通航的情景,周驰骋骄傲不已。在襄阳机场工作的一年时间,周驰骋不谈恋爱也不爱出去玩,只一门心思学习技术。面对领导的夸奖,他从不骄傲自大,而是更刻苦。他的目标很明确:回十堰发展,为家乡做贡献。

大多数人都觉得在机场工作轻松,但周驰骋只是摇头,空中交通管制员的工作可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。早上7点半到岗,晚上12点休息,如果遇到飞机延误的情况,可能等到凌晨2点。更重要的是,周驰骋工作中的任何一个差错,都有可能在几秒钟内让几百个人丧生。

他的办公室是一个三十多平方米大小,毫不起眼的房间,办公室的天花板和地板全是黑色的,只有十多盏低调的光,这可以最大程度上避免工作人员受到光线刺激而放大瞳孔,降低视力。 他的职责就是紧盯显示屏,指挥显示屏上显示的飞机时刻保持安全间距,沿既定线路挪动、转向、盘旋、穿插,还需要在机场的塔台中根据屏幕显示,同时观察现场,对飞机发布起飞或降落等指令。

工作中最挑战的是,当离港飞机飞离塔台管制、 进入进场管制,或即将抵港的飞机从区域管制飞入进场管制时,飞机会频繁开始转向、 爬升或下降,进场管制空管人员必须保证两架飞机水平最少3海里、垂直不少于1000英尺的安全距离。

空中交通管制员的工作最低调,被乘客视为隐形人是对他们的最高褒奖,“我们最不希望发生的事就是被人关注,”周驰骋说,“越被人忽视,说明飞行越安全。”

 “能吃苦、靠得住、负责人,小周这个年轻人很不错,机场就需要这样的人。”十堰市民用航空管理局局长刘庆涛评价说。

工作中,周驰骋严谨仔细,容不得半点马虎,对新同事也非常严厉,但私下里,他与同事是有说有笑的好朋友。“私下里,他是个体贴的哥哥,动作中是坚决不能开玩笑的,他这个人凶起来不得了。”刚到空中交通管制员岗位的陈美红笑着说。

“我们的工作直接关乎乘客的安危,怎么能有点马虎?”自到岗位以来,周驰骋严格要求自己,从来没出现过一次差错。

回十堰工作后,周驰骋也谈了女朋友,因为回家少,陪伴的机会也少,得了不少抱怨。“因为工作的问题,我很少回家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,不过我父母和女朋友只是嘴上抱怨,心里都是非常支持我的工作。”他欣慰地说。

问及工作是否会影响生活态度,周驰骋说自己在工作之余,完全是个普通的正常人,也会发飙,也会失落,也会跟朋友出去疯狂地玩。但是一回到工作岗位,就又开始变得淡定、专注、果断

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