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关于机场 > 新闻中心 > 机场资讯 > 正文

高温下,武当山机场的坚守!

时间:2018-08-08 11:24:00 浏览:

入伏以来,每天都是高温“烤验”,在武当山机场,有这么一群人,依然坚守在岗位,凭高温与酷暑!


一、机务维护:听着噪音吹着热风

格式工厂机务放行员.jpg

▲“每架航班在起飞前和降落后,都需要机务检查和维修,涉及飞机发动机、空调系统、舱内设备、起落架等50多个项目。”

25日下午,烈日下,武当山机场地勤工作人员指着手中4张检查单说,对一架飞机完成这些繁琐的日常项目维护,根据机型及航空公司的要求不同,所需时间也不一样,通常检查一架飞机需要半小时。

格式工厂地勤.jpg

▲中午十分,机场停机坪高温难耐,地勤工作人员的工作服早已湿透,由于出汗太多,时不时大口喝着杯子里的凉开水。

伴随着飞机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和飞机出风口排出的高温气体,虽然近在咫尺,同事们之间说话基本靠吼:“不能让飞机带着半点问题上天。”

格式工厂机务.jpg

▲他们最怕的是雷雨骤然而至。由于顾不及穿上雨衣,地面温度又高,下雨时热气水汽直扑身上,机务人员很容易中暑。

为减少非战斗性减员,机务人员上岗都穿上厚厚的工作服、厚底的工作鞋,戴上遮阳帽、遮阳镜,做好防护工作。有时浑身淋个湿透、鞋子里全是水,仍要坚守岗位,为的是避免航班延误,影响旅客行程。

 

二、装卸工:一天要搬几千件行李

格式工厂行李.jpg

▲25日12时许,十堰—海口的航班就要起飞,武当山机场三个地勤装卸工人核对行李清单后,通过拖车将行李拉到对应停机位上,一刻不停的进行行李抢装。

格式工厂行李2.jpg

▲正午停机坪地面温度接近60℃,用装卸员工自己的话说,现在的工作环境就是脚下烤,头上晒,中间蒸。

接过一车行李,两名装卸工负责在地面传递,另一名则跳进飞机尾部的货仓负责码放行李。逼仄的货舱如“蒸笼”般闷热,高不足1.4米,身高1米75的装卸工只能猫着腰码放行李。豆大的汗水瞬间布满脸颊,他随手用袖子擦去,继续搬运行李。

格式工厂机场行李员.jpg

▲装卸工告诉记者:“平均每个航班100多件行李,一天代理四五十个航班,搬运的行李多大几千件,一件都不能出差错,还需要轻拿轻放保证行李的安全。”

一架航班货物行李装卸量少则五六吨,多则十多吨,就是这些普通的劳动者在酷暑中挥汗如雨,争分夺秒地为每一个航班正点不懈地努力着。

 

三、飞机引导:热浪滚滚难看清飞机编号

格式工厂飞机引导员.jpg

▲“当几架飞机同时下来时,由于地面冒着类似蒸汽的热浪,很难辨认清楚飞机对应的编号。”20多岁的飞机引导员小李自机场通航以来,就一直在飞机引导岗位上。

当飞机何时落地的消息通过对讲机传达时,他们就得提前到位等候,一直到把飞机引导到相应的停机线才算完成任务。”由于机型差异,不同型号的飞机必须停在不同的停机线上。

当飞机还在空中很远的时候,他们得用望远镜看飞机编号,确认编号后,报给调度,调度再通知他们飞机要停靠的地方。由于夏季机坪的温度太高,即便用望远镜也看的模糊不清,感觉飞机在晃动,只能等靠近一些才能看清楚。这时刻考验引导员的视力,稍有不慎就很容易带错停机位。

格式工厂引导员.jpg

▲飞机空调冲压空气的排气管和飞机轮胎的刹车片,在落地时温度可以达到100℃以上,所以他们在检查这些区域时,会尽量避开这些区域,防止自己烫伤。

小李告诉记者:“平均我们保障一架航班需要1个小时左右,但前提是在航班正点的情况下,如果航班晚点、流控延误,那么我们工作的时间就远远不止一个小时,我们一直要监护它直至它起飞,他每天要保障10架左右的飞机,一天十多个小时。每天的航班从早晨的5点半开始到次日凌晨的1、2点结束,然后才能回去休息。”

 

四、飞机加油员:

高温下一站就是一个半小时

飞机加油是露天作业,严寒酷暑、风吹雨打是常态。加油时,飞机加油员需要结合机位、飞机机型、飞机受油口、地井位置等信息确定加油位置。

只见一名加油员将飞机加油车停靠在合理的加油位置,然后打开机上加油接头和地井接头,将重达10多公斤的机上加油接头和20一30公斤重的地井接头,举过头顶、弯下腰来连接好。类似这样的拆卸,一天要数十次。

格式工厂加油员.jpg

▲飞机加油时,加油员一直要站在指定位置紧盯加油仪表盘上的数字变化。在高达60℃的停机坪上,有时一站就是一个半小时。焦灼的地面把胶鞋烫的都快软化了,还要承受飞机发动机余热和尾气的熏烤,而这些对他们来说已经习惯了。

除了上面这些岗位,在这个极端酷热的工作环境中,还有机场消防、飞机监护、场务修缮等大量的工作人员在默默守护。只是为了你我能够拥有一趟趟平安舒适的旅程!

 


二维码